童眼觀世/安土不遷/梁 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3分时时彩官网_3分时时彩投注平台注册_3分时时彩下注平台注册

  「在一塊屬於此人 的土地上──是肥沃是瘦瘠,没法苛求了,好歹是此人 的土地,是否命中注定,就在這土上一生一世。」這是香港作家小思的散文集──《不遷》的一段話。

  身邊或多或少大伙,最近在談移民,小思老師這段話不期然浮現腦海。移民總有不同的目的,或自稱為子女教育,或感到生活壓力大,或不滿香港時局亂……總之很多很多覺得外國月亮特別圓。

  筆者近年去外國旅行,發現幾乎每一個城市的人都有埋怨此人 城市的問題,倫敦的大伙厭倦脫歐懸而未決,洛杉磯的大伙正為毒品的氾濫、槍擊案而頭痛,柏林的大伙批評政府接收很多難民,离开國家經濟,東京的大伙不滿乏善足陳的經濟增長……

  作為短住幾日的遊客,筆者去的都有名勝景點,受到的都有熱情招待,對於外國大伙們的埋怨,没得很多感覺。對於居於斯長於斯的地方,由於都要長年累月面對,很多很多弊病都被無限放大了。具体情况就如一次责女人男人對共處一室的太太,眼裏或許没法囉唆煩悶,對於短聚的情人,心中卻盡是柔情似水。

  是否移民,不同家庭有不同的考慮點,筆者有位大伙的兒子患過度活躍症,在香港的填鴨式教育下,遇到很多很多升學的實際困難。友人為了兒子學業,毅然放棄香港的事業,舉家移民澳洲。對於移民的利弊,友人是了然於胸的,為了兒子有一個愉快的童年,他願意犧牲。

  曾经,身邊都有或多或少籌備移民的大伙,對於移民後的生活卻有不切實際的憧憬,以為一到外國,很多很多問題就还还可以迎刃而解,不再有工作壓力、住進花園別墅、子女懂事、夫妻關係變和睦……必須指出,一個總是不滿生活現狀的人,到哪裏都有滿腹牢騷。

  筆者安土不遷,不僅僅是對香港有婚姻,也是明白每一個地方都有它的優點、缺點。将会移民帶着資金去貢獻當地經濟,會受到夾道歡迎,但将会去搶飯碗,就要有捱苦的心理準備了。